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女艺术家身体作秀的功利

[日期:2013-08-12] 来源:EYMV.com  作者:EYMV [字体: ]

以前有个红丝带的项目,今天我也不太清楚红丝带究竟代表什么。最直接的印象是,一群当红女星为之脱衣解带。这个项目,裸体的记忆与关注远大于对于活动要呼吁的主题。女星也拿这个作秀,当然我们也爱看,所谓乐观其成。但是不是有助于红丝带项目让人们对HIV和艾滋病的关注的呼吁。我有点迷糊。

女艺术家严隐鸿6月份在海安群展“异在的身体”表演行为艺术时,据说疑似遭到人身侵犯。 “严隐鸿再次表演了倒立的行为,这次行为演变成为《一个人的战场》。她开始伴随着激烈的音乐演绎现代舞,她以肢体表现内心的动荡与不安。有时狂乱有时魅惑,她用身体的语言演绎着深藏女性精神深处的爱欲与癫狂。最后她将身体倒立,露出身上画着的警察的肖像。在这次表演中,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,在她跳舞的过程中,竟然遭到的两次男性的侵扰。宋庄诗人何路公开侵犯表演者的身体,与之强行接吻。另外一个是宋庄的艺术家成力,也试图上前与之“互动”。严隐鸿的整个舞蹈过程成为和两个男人的搏斗。当最后她倒立,警察露出来后,何路还要进行侵犯和骚扰,被一位法国男士制止。

以上部分来自自艺术国际李心沫博客。事情后来上了《纽约时报》,看评论,有人说这事情是安排好的。我也是这么觉得。看似意外,但绝非意外。这是我对近年年中国行为艺术的一个大体观感。水平高的是有目的的诱发不确定性后果,状似失控,但话题性十足。水准不高的,直接安排群众演员。严隐鸿的表演,我个人认为是属于后者。对我而言,我不喜欢这样的表演。目的性太过直接。看出了今天我想谈的这个功利性。

以前有个红丝带的项目,今天我也不太清楚红丝带究竟代表什么。最直接的印象是,一群当红女星为之脱衣解带。这个项目,裸体的记忆与关注远大于对于活动要呼吁的主题。女星也拿这个作秀,当然我们也爱看,所谓乐观其成。但是不是有助于红丝带项目让人们对HIV和艾滋病的关注的呼吁。我有点迷糊。

我不太喜欢和艺术家来往,当然,目前我这个圈子,还真没有什么上档次的艺术家。但就我认识的这些以书画成名成家的人物,私下的交往中,几乎无不自大,狂妄,贪利以及虚伪。他们破坏了我对所谓文化这样东西的敬重。大家都做的非常功利。我不无悲观的发现,其实真有文化的人也确实不是太多。大都不过以文化艺术为糊口之技也。譬如过去文人雅玩,画几笔互相唱和。如今稍微有点小名气的,轻易不要跟他要字画,要了,他为难,你为难。网上看,许多大家也是这样。艺术代表着一个社会国民的认知的高度和深度,是其日常行为的归纳与提纯。但我们大都时候,光考虑如何盈利了。

前段时间,有人拍卖钱钟书的书信,杨绛100多岁了还要出来阻止这个事情。想来也是,当年大家是朋友,写个信谈谈想法,不想拿这信去换钱。斯文扫地。我以前也犯过类似的错误,与某教授通信,后来全发了出来。我倒不是为钱,是为装逼。后人家指出,我虽删了了事,但心中还是有些无谓的。直到看杨绛这次的行动,才略有所触动。

近日读井上靖的小说集《夜声》,里面有篇小说《初代权兵卫》,这个小说讲了一个很简单的故事,说主人公在某地出差,遇见了一个不怎么成功的人,他们结伴去杂货店,花150文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破碗,这个碗是主人公打算送给同事的,后来也没有送。就寄放在这个遇见的人手上然后一个人回去了。开始,那个人写信给他是不是把碗拿回去,主人公说不要了,你自己处理吧。这个人坚辞不要。又过些日子写信说,这个碗偶然被一些懂茶的人看到,说这是一个大师做的碗,非常珍贵。主人公开始不以为意。说不如卖了大家一人一半分了这个钱吧。结果要这个碗的人越来越多,碗的价值也越来越高,一度高达上百万。以致他们的心理预期也跟着越来越高。到了最后,碗反而卖不出去了。

最后他们请了一个年青人为这个碗做鉴定,结果那个年青人说,这才不是什么名家的作品,也就是一个破碗而已。价值不过150文。

说到这里,这个故事也就结束了,井上靖最高超的地方就是最后写了一句主人公的反应。“他却笑不出来,可是却觉得非常痛快。心里有个声音对他说,本来就该这样。”我喜欢这个人的态度。面对财富很难不淡定,但面对得而复失,却难得这般从容释然了。

眼下,谁还能如此心平气和呢。

相关新闻       女艺术家 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数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
  • 点评: